番外之季长宁和秦樾小剧场(完)(1 / 2)

困庭珠 安樾樾 1028 字 9天前

季长宁怕秦樾同大夫通气,不让自己进京。

“知道了。”秦樾无奈的回了一句,眼里全是宠溺之色。

最终,经由大夫诊断过后,道明只要照顾得当,还是能够从嘉定慢悠悠的赶往京城,不会伤及胎儿。

“耶耶耶!我可以去!”季长宁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,好在是秦樾将人接住,不然都险些摔了去。

秦樾气得刮了一下季长宁的鼻子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啊,冒冒失失的,我如何放心你啊!也好在我在你身边,不然啊……”

“对啊,你在我身边,我心安,才敢如此冒失啊。”季长宁笑嘻嘻的说道。

秦樾无奈的很。

收拾妥当后,秦樾还在轿子上给季长宁垫了一层又一层的垫子,将轿子收拾的舒舒服服的,这才将季长宁抱着上了轿子,告别了父母和陈管家,这才离开了嘉定,前往京城。

刚到京城的城门外一个小村庄,三人便停止了前进的步伐,寻了户人家暂住下。

“阿樾,我们什么时候去找姐姐说清楚这件事。”季长宁心中不安,却也不知这不安从何而来。

秦樾握住季长宁的手以示安慰,道:“我们本就是已死之人,京中虽无多少认识之人,但是还是得小心一些。小皇帝虽然是季长安养育长大的,但是终究不是自己人,如今皇帝正值拿回权利的关键时刻,别让我们成了你姐姐和书意的把柄和软肋。”

“我……”季长宁咬唇不语。

“你放心,明日……最迟明日我就会带你去见你姐姐,你今夜好好休息好吗?算我求你了。”秦樾半蹲在季长宁跟前,他满脸担忧。

既是担忧季长宁的身体健康情况,舟车劳顿了一整天,本就已经吃不消了,又担忧季长宁腹中孩儿不了这种磋磨,离开了他们两夫妻。

秦樾已经想要跪下来了。

季长宁见秦樾如此,心疼不已,连忙扶起他,说道:“阿樾,我听你的,我这就好好休息。”

秦樾这才松了口气,扶着季长宁躺到床上,为她盖好被子。“睡吧,我就在这儿守着你。”

季长宁很快便进入了梦乡,秦樾却一夜未眠,想着明日该如何行事才能万无一失。

第二天一早,季长宁醒来,看到秦樾一脸疲惫,心中满是愧疚。“阿樾,辛苦你了。”

秦樾笑了笑:“只要你安好,我便不辛苦。我去给你打水洗漱,收拾一下我就带你去见你姐姐。”

“阿樾……”季长宁有些担忧,想要挣扎着起身去扶秦樾,但是秦樾淡淡摇了摇头,自个出去,用冷水让自己清醒了一下。

做完一切后,秦樾才弄了一些温水进屋,亲自给季长宁洗漱,为其换了一身更轻便的衣裳。

两人都老夫老妻了,自是没有太过于害羞。

一切准备妥当后,秦樾将季长宁一个公主抱,抱了起来,还差点将季长宁给惊到了。

“阿樾……”季长宁有些害怕的将秦樾的脖子圈了圈,更靠近了几分。

秦樾低眸,温柔的安慰道:“别怕,我带你进宫。”

两人入宫后,很轻易的便见着了季长安,一番交代后,季长安心中已有了自己的打算,更是将激动的季长宁打晕连夜送回了嘉定。

季长宁醒来时,很沉默,比几年前第一次被秦樾带回嘉定时还要沉默,甚至什么都没问,什么都没说,仿佛自己从未回过京城一般。

“长宁……”秦樾有些担忧的喊道。

季长宁木讷的抬头,扯出了一个苦笑。他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要干什么,明明知道告知姐姐这一切,只会让自家姐姐永困宫廷。智家姐姐明明是一颗耀眼的明珠,可如今明珠被蒙尘,彻底落入尘埃之中,无法自拔。

可她又觉得,此事不该瞒着姐姐。

倘若日后东窗事发,被自家姐姐知晓此事,她定然会随程书意而去。

这般,好歹能活着,活着……或许比什么都好。

“我……是不是错了。”季长宁有些纠结。

秦樾无奈一笑,将人抱紧:“你没错,姐姐有权利知晓这一切,他们有自己的路需要走,你不能打扰他们。或许姐姐不再走出宫廷,可程书意也不离开,两人依旧在一起,依旧是令人羡慕的鸳鸯。只羡鸳鸯不羡仙,他们依旧是彼此的依靠,只是有所局限罢了。起码大家都活着不是吗?”

“是啊,大家都活着,都活着……”说着说着,季长宁忍不住落下泪来。

秦樾轻轻拭去季长宁的泪水,柔声道:“别哭了,你如今身子重,可不能太过伤心。不管怎样,事情已经如此,我们往后好好过日子便是。”

季长宁点了点头,靠在秦樾怀里,情绪渐渐平复,只是心里终究是有了一个疙瘩,怎么都挥之不去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季长宁的肚子也越来越大。嘉定的生活平静而安宁,只是她偶尔还是会想起京城的姐姐。

这一日,阳光正好,季长宁坐在院子里缝补着小孩的衣物。秦樾从外面回来,手里拿着一些新鲜的果子。

“长宁,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。”秦樾笑着走到季长宁身边。

季长宁抬头,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:“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