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遇见故人(1 / 2)

桃仙主 姜白春 1540 字 9天前

赵仙纯?

再次听到这个名字,姜悯眼前,浮现炎阳城鉴石会上见到的紫月玄袍修士,面上却是一副完全不认识的模样,蹙眉追问:“赵仙纯是谁?”

残魂微愣,情绪复又平静下来,问道:“你可知燕月赵氏?”

“有所耳闻。”姜悯灵眸一转,“可是燕月国第一世家,九宗一族的那一族?”

“正是。”

残魂肯定,随后感叹道:“赵仙纯啊,就是当今家主后人,赵家第一族脉中人,亦是赵氏仙族未来的继承人之一,还是仙音谷的当辈道女。”

听残魂说出一连串响当当的名头,姜悯微微挑眉,诧异问:“这样一位大人物,我一介无名之辈,她为何派人杀我?”

残魂摇头,“我常年待在一方黑暗空间之中,那是专门存放活死人傀儡的芥子空间,所以,我并不知道原因,只知道赵慈令我蹲守一片云海,若有人出现,格杀勿论。”

“但赵慈只受赵仙纯差遣,与她形影不离,赵慈的一切行事,都是赵仙纯授意!”

在残魂说话之时,她的透明身体变得愈发透明虚弱,好似接下来,随时都会彻底消散。

可她见自己说这么多,姜悯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,便有些急了,连忙飘到困阵边缘,想要去触摸灵罩,却被一阵霸道力量弹开。

她只好隔着困阵朝姜悯急切道:“小友,你不生气?你难道就不想报仇吗?”

姜悯徐徐一笑,波澜不惊地轻声道:“我只是个自身难保的无名小辈,遇到这种事只有自认倒霉,哪能去向什么家族继承人,什么仙宗道女报仇呢?”

残魂越来越难以支撑现形,她低头看了眼自己逐渐消散的手脚,面露浓浓不甘神色,几乎紧贴着灵罩,盯着姜悯语气迫切道:“不,小友,你明明有能力杀金丹修士,能把我带到这个灵矿洞里,你来历肯定不简单对不对?帮我报仇!帮我报仇好吗?”

姜悯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,隔着一道坚实的灵力光幕,看着她逐渐疯狂的神色。

“我不甘心,我为什么要受这种罪!赵家人都该死!都该死啊!啊!”残魂逐渐歇斯底里地大吼,可身体的消散,已经从四肢蔓延到躯干。

可她吼着吼着,看着自己已经消散而去的四肢,面露绝望神色,像是要哭出来。

“我没有来世,没办法报仇啊。”

“我……不能报仇啊……”

至此,残魂的躯干和头颅彻底消散而去,只剩一丝余音,还回荡在矿洞之中。

咔嚓!

悬浮在空中的金丹碎裂开来,化作点点金光,逸散于空中。

但姜悯并未掉以轻心,凝目看着残魂与金丹的消散过程,忽得手腕一转,一截桃枝掠出,钻进困阵之中,将困阵之中零碎的残魂魂力尽数吞噬,消化其记忆。

“区区片面之词,我怎会轻信……哦?倒是我多想了,此人所言,竟然都是真的。”

姜悯消化着残魂那极为零碎的记忆,眼中掠过一丝诧异神色,她本以为残魂有所欺骗,没想到,方才残魂所言竟句句为真,残魂的确是燕月赵氏培养出来的活死人傀,分给赵慈派遣,负责保护赵仙纯的安危,为赵仙纯做事。

桃枝掠回,她收拢回到手腕,垂目沉思。

“此事是否有赵仙纯授意,我不能确定,但无论如何,那赵慈夺我灵宝九阳塔,这事便难善了……”

她视线一转。

目光落在困阵里的金丹修士尸体上。

既然知晓来龙去脉,搜身已不必再做,不过,金丹修士的强大肉身,她也没那个本事彻底销毁,谁知道尸体里还藏着什么阴险手段?

姜悯拿出一个乾坤袋,朝困阵里扔去,乾坤袋悬浮在尸体上空,爆发出一阵吸力,这回倒是没出意外,顺利将尸体收纳。

乾坤袋落到手中,姜悯心中思索:“拿回太极山,麻烦师兄师姐帮忙处理吧。”

现在就等小草上岸,就可打道回程了。

……

半日后。

咻!

一道碧绿流光自山崖下掠出,落在山崖边,显露出身形,竟是一株背着乾坤袋的碧绿小草。

山崖边的参天古木上,动用无影纱隐身的姜悯显露身形,从树上轻巧跃下,落在小草面前,问道:“一切可顺利?”

“顺利顺利!”

小草兴奋道:“阿灵收集了足足二十坛,把所有坛子都装满啦。”

闻言。

姜悯咂舌不已。

二十坛雷玉髓,怕是能用雷玉髓做个泡澡的池子了,若是放在市面上,足以令许多修士发疯争抢,谁能知道,有死无生的葬魂峡下面,竟然有一片存在至少千万年的雷海呢……

“此地不宜久留,走,我们赶紧回太极山。”

姜悯挥手放出一叶飞行小舟,踏步走上,小草寸步不离朝她飞去,不解问道:“可是这些雷玉髓的阴邪之气怪重的,不处理一下吗?”

“要处理,先回玉双国,我再找个地方。”

姜悯一边解释,一边掐诀打出一个灵光罩子,将整个飞舟包裹起来,继而御使飞舟,朝太极山的方向赶去。

飞舟穿过云层,跃上云海。